樱桃衔残

【官宣❤】就决定是你了!2018年LOFTER锦鲤!

🌸

包包包子铺!:

经过一轮和金主爸爸们讨价还价式的剥削拉赞助(๑•̀ㅂ•́)و✧


终于可以正式开启这个活动了!




本次活动在【点赞】【推荐】【评论】三项中,抽选 【1位 】天选之子幸运鹅,作为我们这个穷苦平台的锦鲤!只抽1个!!!!


即,你点推、点赞、评论,都有可能获得包子的垂青(并不用


礼轻情意重,请不要嫌弃我们!!




抽奖赞推评截止11月12日0点


抽取时间为11月12日12点后(拉取完数据并抽完为准)




——————礼物一览——————


———————由LOFTER官方提供——————


LOFTER官方提供 黄金沙雕认证 【2018年LOFTER幸运包】称号


 @包包包子铺! 零号机(自掏腰包)提供某宝广州酒家 速冻包子搭配 价值100元的礼包袋


 @包包包子铺! 初号机提供的优酷会员6个月


娱乐领域 @LOFTER娱乐主播  提供的签名照礼包(_(:з」∠)_这个比较玄幻,未必有你喜欢的,但希望能让你开心一点XD)


影视领域 @猎影人  提供的影视周边礼包


绘画领域 @提香  提供的艺术大礼包


设计领域 @少即是多 提供的耳机2个


美妆领域 @好物分享笔记 变美礼包1个


乐乎商城 @福利市集小秘书  提供的保温杯和颈枕


LOFTER设计部&技术部 提供定制【合集封面】1个,并署名(锦鲤ID)加入合集封面默认池中(需符合平台规定,拒绝黄赌毒,辱骂催坑等)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由LOFTER的小伙伴们提供——————


网易考拉ACG站    提供的刀剑乱舞挂件一盒


逆水寒同人姬   提供的《遇见逆水寒》桌垫X2(男女各1款)


遇见逆水寒官博 提供的《遇见逆水寒》游戏内5000红尘


楚留香手游 提供的楚留香五大门派“刀剑纵横”金属书签礼盒*1,游戏内感受速度与激情的急速震颤坐骑“溪桥客”(小毛驴)*1


 @网易第五人格  提供的火箭棒抱枕1个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由LOFTER的太太们提供——————


【以下奖品考虑到太太们的时间安排,兑现时间截止到2019年6月30日】


 @𖥓  太太提供的【外网找一篇你喜欢的CP/角色的短篇翻译出来】限定字数5000英文单词以内(AO3选<5000标签)


 @林朵   太太提供的【包子造型的抱枕】1个


 @臭鱼干  太太提供的【英文5000单词以内的cp文翻译】(需锦鲤本人要到翻译授权)


 @千川s  太太提供的【定制头像】1枚+【咪咪虾条】X40包


 @梓默非雨 太太提供的赞助点梗:作品《一年生》cp:KA,设定随意点,字数:一万+【兑换条件:锦鲤是一年生粉】




(奖品追加中,欢迎赞助商太太们私信我们提供!!!!)



【本宣/预售/9.15~9.30】丕司马现代同人《未来》

也是我的本!

神也可以汪:

我的本!我转转!


桑:









【预售地址】【预售/国庆后发货】三国同人/丕司马/《未来》】




宣图上写晚上八点,不过现在已经可以拍啦~








【本子信息】




刊名 - 《未来》




页数 - 150p上下




收录 - 《未来》全篇精修+未公开番外一则




CP - 曹丕x司马懿




作者 - 我




封面/排版 -  @嘉言快乐吸林 




规格 - A5/勒口胶装/240g飘金封面/110g飘金扉页/100g道林内页




周边 - 随书附赠书签x1




价格 45RMB








有意向在10.5战三only现场买本的妹子请私信我,我看着寄几本过去




抄送 @魔都战国三国only 




repo送手抄小诗的活动还在继续,希望有更多评论鸭~




有问题直接私信我!谢谢!




请各位走过路过帮忙点一个推荐/转发,谢谢支持❤


大概是我对吃的记忆吧,没什么内容。

我小时候对美食没有什么特殊的追求。
所以,纵使出生在以“吃”著称的广东省,却连当地小吃都没能吃几样。
连鸡蛋仔这种土生土长在南方的食物,我都是到了北方才听说。
后来去过很多地方。
试过在赤壁的小街上,捧着一碗未拌开的热干面边走边吃。
也去过贵州,在冬日的夜里灌下一大口火锅汤,辣得涕泗横流,浑身发汗。
吃过天津的包子,北京的糖葫芦。
好像每一份食物里,都封存着一段记忆。
吃得多了。
也开始自己学着做。
却不肯本本分分地做。
总爱研究些新菜式。
偏爱做甜食,有次做桂花糯米藕,用掉了家里的半罐糖。
甜食中又尤其喜欢做各式各样的糖水。
糖水这种东西,是广东人扎根在骨子里的温柔。
可是说来惭愧,至今拿得出手的,只有最开始做的冰糖雪梨。
家里人倒默默纵容我做这些。顶多说一句做的慢,做好后还是会带着将信将疑的眼神递过来一个碗要求尝一尝。
广东人做饭,是带着一份闲适的。
做什么都不急,糖水要慢慢煲,汤要慢慢熬。
大概是喜欢食材在时间里沉淀过的滋味。
想起自己熬糖水的时候,也是挑一个和今天一样的下午,阳光和煦,微风轻和。
我就搬着一个小板凳,坐在离在厨房不远的地方。听着小锅里咕噜咕噜的气泡声,闻着红豆薏米的香气。
思绪一下子就飞远了。

关于花哥新校服的脑洞故事

她时常想,她的师父大概是这世上最酷的人了。
她是一只花萝,他师父是一位花哥,真·花哥。
原谅她不自觉的用“位”这个量词,她也想用“只”或者“枝”。可他这个师父,真的与别人不一样。
她以前一直以为谷里的师兄都是温温柔柔的。笑容温温柔柔,语气温温柔柔。平常没事就去仙迹岩练练字看看画儿,有患者了就背着药箱儿挽了师弟师妹的手下山去诊治,要扎针时还不忘哄骗着小一点儿的孩童转过身去。
“瞧,你身后有只顶漂亮的蝴蝶。”
直到他遇见了她师父。
那是他第一次知道,原来自家的师兄,除了温润,还有冷冽这个气质。
冷冽如寒潭,如昆仑玉虚峰上飞溅的碎冰。
她是在明教遇见花哥的。
那时他正在明教的祈愿台上打坐。
她从他的斜前方飞跑着路过,瞟了一眼。
明教的月光向来是冷的,照得他的眉眼仿佛落了一层霜。
她起初以为见着了一个唐门,等她反应过来这是自家师兄的时候。她的“尸体”已经躺在祈愿台底了。
气力值什么时候空掉的她也不知道。
祈愿台上的花哥突然站起身来。宽大的袍袖微微一振,轻飘飘地落在她身前。抬手就是一记锋针。
快。准。狠。
小花萝差点被直接疼活。
明明花哥的心法是离经易道,将她拉起来后却不再顺带给她加加血。小花萝也不计较,一边自个儿打着坐,一边拿余光偷偷地瞟他。
她想,他的袖子真是太大了,从背后看来,像是裹了一件黑色的披风。整个人都匿在暗影里,唯有鬓边的发饰微微地晃着银光。
若不是有自家门派的标记,真是一点都不像花谷弟子。
腹诽归腹诽,小花萝还是鼓起勇气扯了扯他的袖子,哆哆嗦嗦地问了一句:“收……收徒吗?”
那人俯视了她一会儿,道:“若是胆子大,就跟来吧。”
便这么定了。

这个师父,从来不看小病。
某次遇到一个小混混,硬是仗着自己会些功夫,缠着师父说是肚子疼,不给诊金不说,还道不给他治好就别想走了。花萝性子软,望闻问切了一番,当下准备开方子。却见师父已经破天荒的刷刷写好了递给他。
后来听闻,那人肚子虽是不疼了。但却连着拉了一个月的肚子。
一个月啊。
花萝在心里默默估摸了一下他现在可能的样子,悚然一惊。
攥紧了花哥的衣角。
花哥脚步一顿,没有回头。

花萝有时候也会后悔为什么当初突然想不开找了这样一个师父。
别人家的徒弟弟都是狮虎虎亲亲抱抱举高高,狮虎虎我要次糖葫芦。
末了教手法的时候,每个师父都是挂着笑容耐耐心心的。
“徒弟弟你看好为师,是这样子做的。”
可是她呢?连糖葫芦长什么样子都没见过。
手法倒是好好教着,直接扔给她几册书。叫她悉数看完即可。却偶尔在就诊时冷不丁的唤她过来,直接指着手下某具血肉模糊的身子问穴位。
答不上来也不骂,直接撩了眼皮子,递给她一个轻飘飘的眼神。
花萝却觉得那眼神像刀片似的。
一刀一刀杀着神经。
不过,一般问他难一些的问题,他是会答的。
一个字两个字的往外蹦。
惜字如金。
至于一些基础的问题,就别想着问他了。
通常他的回答,只会是一个字:
“呵。”

还是不错的。起码,他医术好啊。

花萝原本以为,日子再差,也就这么过下去了。师父虽冷淡了些,但吃穿用度该给她的一样不缺。直到那件事的发生。
那是一个从战场上撤下来的兵,吊着一口气,军医束手无策,请了师父来诊。
却不想师父只是冷冷地瞧了几眼,便道:“救不了。”
花萝一愣。
他们见识过比这更惨烈更复杂的情况,怎么会救不了?
那边师父已经转头去跟军官交谈,只说,尽快处理。
处理?!
她瞧见那位兵士的眸子瞬间就灰暗了下去。
接下来,便是坦然。
独属于从军者的那一份坦然。
甚至还冲她笑了笑。
而他不过才弱冠的年龄。
她救不了他。
从军营出来后,一路无言。
她突然停在半路,冲着走在前头的背影恶狠狠地吐了四个字:“草菅人命。”
从过医的都知道,这四个字,是对医者最大的侮辱。
花哥转过身来,似乎有些震惊。
但那也是一瞬间的事。
他勾着唇一笑,冷冷地吐出两个字
“愚蠢。”

花萝觉得自己要哭了。
她还是梗着脖子与他辩解:“花谷人不是这样的。我们是要妙手回春,行医济世。不能见死不……”
她没说完,她看见他很利落的转头离开。
她于是跟在他身后喋喋不休:“师父……你可以救他的。你明明可以的。”喊得急了,都带了些哭腔。
许是不耐烦了,花哥转头将她拎起来放到一块大石头上。
好了,现在可以平视着与他说话了。
然而花萝还未开口,憋了一路的泪水却先滚了出来。
他蹙了眉头“不许哭。”
几乎是在他开口的同时,花萝就自己把泪水擦了。
他似乎还挺满意,理了理袖口,好整以暇地说:“你可知那位小哥他患了瘟疫?……”
“就不救了?”她头一次打断花哥的话“因为救了他可能会让其他人也染上瘟疫?”
她已经做好了被挨骂的准备“但我们只是医者,没有定人生死的权利。”
花哥的眉头挑了挑,揽着她一个大轻功又回到了军营。
军营里的人仿佛知道他们要回来似的。
花萝看着那边十指翩飞,专心救人的师父,好像明白了什么,又好像什么都没明白。
一个小兵走过来给她端了碗药:“花师傅之前给我们的防疫病的药,也给你煎了一碗,喝吗?”
她愣愣地接过来捧着,心想着,许是军帐里的灯太晃眼了,不然怎会觉着,眼角有些酸呢。

“有人行医济世为侠,有人行医为利做商,有人离经易道为一人,是世间难得有情郎。你的医道,是什么?”

“医者救人,差之毫厘谬以千里。”

很久很久以后。
她已将师父的医术学了个十成十。
可看见师父手里的银针,心里还是会跟着颤一颤。
他冷冽也好,诡谲也好,肆意也好。
也不过是医者。
一针下去,也不过是一命归来。
他是她,最酷的师父。